图片 4

狗狗们被关在笼子里,吃饱饭时却是生命的结束,眼神看得人揪心

图片 1

我们都知道,现在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了,平时在街上见到最常见的宠物就是宠物狗。就算是没有养过狗的人,都知道好几种宠物狗的名字,因为宠物狗在我们的生活当中实在是太过于常见,并且十分的重要作为人类最忠诚的好朋友,很难想象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些人,他们对待宠物狗狗并不像大多数人一样抱有善意和爱心,而是对他们急劲虐待,甚至赶尽杀绝。我们都知道狗狗除了是可爱的宠物之外,对于一部分人来说也是美味的食物,爱狗人士,当然接受不了把可爱的狗当做潘中灿当然了,有吃狗肉传统的人肯定也无法接受别人对他的职责。

  仅存的近10只大型犬成为全家的巨大经济负担

图片 2

  如今,不少家庭都养有宠物犬,人们爱狗、与狗为伴。然而在广州天河却有这样一名叫阿峰的打工仔,自从三年前收养一只被人遗弃奄奄一息的“黑背”,精心帮它疗伤,看着它一天天长大恢复健康,收养流浪狗的想法便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阿峰坦言,凭着这份爱心,三年间,经他收养的流浪狗有近80只,其中既有小型犬,也有大型犬。然而三年来迫于经济压力,阿峰只能将小型犬只转送他人,如今,仅存的近10只大型犬成为全家的巨大经济负担。

现在有专门饲养了当做食用狗的肉狗,但是依然有一些狗贩子,为了利益偷别人家的宠物狗,甚至是抓街上的流浪狗去卖。今天我们要说的故事,主角呢,就是位于一个屠宰场里面的一群狗狗在我们的心目当中,像狗这样聪明又可爱的宠物,应该会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并且被主人疼爱虽然现在有不少的流浪狗,依然居无定所食不果腹,但是有越来越多的爱心人士和志愿者加入到保护流浪狗的行动,当中很多流浪狗也通过保护,找到了新的家然而生活在屠宰场里面的狗,等待着他们的命运只有死路一条。

  文/记者刘文亮实习生马春皎

图片 3

  图/记者杨勤

为了不让狗狗逃跑或者是闹出乱子屠宰场的人一般都不会让狗吃的太饱,有的狗甚至会饿上两三天,让他们的身体非常的虚弱。等到饱餐一顿的时候,或许就是生命结束的时候,所以这里的狗眼神都非常的疲惫,透露着绝望。比如说图片中的这只狗,它看起来并不是一只可怜的流浪狗,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来到了这个屠宰场作为大型犬,这个笼子对它来说明显小了很多,旁边小一点的小狗都趴在笼子里连叫声都发不出来了,而这只狗则疲惫的靠着笼子。

  穿过略显崎岖的小巷,记者来到阿峰的家,这是一处临时租住的房间。楼顶的平台是暂时安置流浪狗的地方,还没走到顶层,就听到几声“汪汪”的狗吠声,平台最外边是特意安装的一道铁门,“我怕万一有人进去会被狗咬伤。”阿峰边掏钥匙边向记者解释。

图片 4

  打开铁门,天台的空间用铁栏隔成了三部分,7只大狗和3只小狗看见阿峰进来,一下子活跃起来,“汪汪汪”地叫个不停。最大的那只忽地一下子如猛虎一般立起来,两只前爪搭在1米多高的铁栏上,冲阿峰直摇尾巴。

更让人震惊的是是他的眼神看到记者之后,她的眼睛里居然流出了眼泪,不得不说,万物有灵,就算是狗狗面对生命的威胁的时候,也会情不自禁的流下眼泪,向人求助。偷狗的贩子,的确让人可恨而对于食用狗肉这一方面也希望早一点有一些可靠的法律法规进行规定,对此大家是怎么看待的呢?

  阿峰一只只地摸过它们的头,他亲昵地拍拍最大的那只,“这只狗是昨晚有人放我门口的,一条后腿断了,真是可怜”,那条断腿狗正一动不动地倚在墙边,眼睛盯着阿峰。突然天空中下起了大雨,平台上面没有顶,只歪歪扭扭地拉着一大块黑色的遮阳网,豆大的雨点渗透遮阳网劈劈啪啪地滴下来,狗儿们无处躲雨,几只大狗不安地走来走去,3只小狗和断腿狗则可怜巴巴地挤在墙角。“我真希望能给它们找一个好的去处,总比在我这里受罪强。”阿峰看着狗湿透的身体,叹着气。

图片来源于网络

  “狗司令”因收养流浪犬得名

  “知道我爱收养流浪狗,现在我的同事都叫我‘狗司令’。”坐在其狭小的家中,阿峰一开始就提起了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绰号。阿峰告诉记者,他收养的第一条狗是在2005年8月的一天,那天下午他下班回家,看见路边草丛中间卧着一只狗,全身的皮毛都烂掉了,尾巴细细的,一动不动。一开始,阿峰以为这是只死狗,就走过去拨弄拨弄它,谁知道狗站起来,还冲阿峰摇了摇尾巴,“我看它挺可怜的,就把它拴在自行车后面带回了家”。

  回到家,阿峰发现这只狗不但瘦弱不堪,全身还长满了跳蚤。一开始,他买来了“皮炎平”为它擦拭身体,但小小一管“皮炎平”根本不管用,后来他听同事说擦柴油可以杀虫,于是又买来柴油给它擦身,经过两个月的精心照料,狗身上渐渐长出了新的毛皮,现在,这只狗已经长得高大威猛,一听见阿峰的声音就欢快地叫个不停。

  “第二条狗是从狗肉馆里救出来的。”有一次,他上班时经过一家狗肉馆,看见饭馆老板正准备杀狗,饭馆里杀狗的方式比较残忍,“当时这只狗的后腿已经被钩子钩住了,”阿峰停下来,要求用身上仅有的370元买下这只狗,老板刚开始不同意,他就表示愿意把自己的摩托车作为抵押。最后,老板被阿峰的一片诚意打动,这才让他将狗牵回了家。

  阿峰和流浪狗的缘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说自己从2005年8月到现在陆陆续续收养过将近80条狗,现在家里还剩10只狗,除3条是刚刚出生不久的小狗外,其他几只都是德国“黑背”。

  收入刚够养狗“狗司令”吃不起肉

  但狗儿们带给阿峰的不仅仅是快乐,更多的还是困扰。从河南来到广州打工近10年的阿峰迄今只有一份零工,每月工资仅有1000元。而房子和养狗的天台租金每月就要650元,再加上水电费,阿峰告诉记者,前几天交完房租和水电费后,自己只剩下100多元。而家里的几只狗,每天都要近40元的饲料费。“不怕你们笑话,我现在每天只能喂它们一顿了。”这种大型犬食量很大,一顿就能吃掉大半盆米粥,然而就是米粥,它们也吃不饱,更别提荤腥了,阿峰坦言自己已经好几个月没吃过肉了。

  阿峰的一双儿女聪明可爱,已5岁了,因为没钱至今还没有上幼儿园。两年都没添过新衣的孩子连脚上的鞋子还是姥姥给做的。

  为养狗,夫妻俩没少拌嘴,阿峰自己也想过找个晚上把狗放掉,但是又担心这些狗会伤人;此外一些狗还有伤病,万一要是落在狗贩子或某些居心叵测的人手里,难保不会被打死或者送到饭馆。一想到这些,阿峰又觉得舍不得,“自己受点劳累没啥,但现在我实在是扛不住了,眼瞅着狗儿们就快没饭吃了。”

  阿峰说自己实在是无力继续喂养这些狗了,希望有爱心人士能领走这些狗。他希望领养人对狗有爱心,有一定的经济条件来喂养狗,他还表示自己绝对不会把狗卖给狗贩子。